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迅读网 >> 阴美人 >> 第2288章 悲伤离别(九殿番外篇)

第2288章 悲伤离别(九殿番外篇)

“这件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我遥望着宽阔的河面,荒草萋萋的河岸上刮起了微风,也的确时候离开这里了,毕竟我自己也没多少时间。

我现在唯一愧疚的,是大头佛!

毕竟他失踪那天晚上,我其实是在场的,可一点声响都没有,但是大头佛这个人并不简单,当初失踪后,六奶奶一定是知道什么的。

但六奶奶却害怕,宁愿吊死也不愿意说出口。

关于大头佛是河精,是从河里出来的,那个时候我隐隐的有些相信了,这个事没有头绪,但我感觉如果知道真相,又将会出一些大事。

算了吧,这天底下隐藏着多少谜团,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就像我最初的目的,来这里只不过是外婆的交代,压根不知道竟然会出这么多事情。

现在,是时候回去了。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北冥夜,他沉吟着,最终也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们回到了老婆婆的住所,老人姓王,老伴死的早,儿子和儿媳妇出门打工,离开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土地,已经有好些年都没有回来了。

那天北冥夜背着我,我睡着的时候,其实跟昏迷了一样,叫不醒,是他背着我找到了王婆婆这里,这个小山沟没有别的人家,她也没有能力搬走。

王婆婆对我说,恐怕那一天她死了,烂在屋子里,她那个没良心的儿子也不会知道,更不会回来看一眼的,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娘。

王婆婆尽管对着我们平淡描写,可是我却能感受到她心里的思念,她说的这样话,都是气话。

这天底下,那个生活在这些贫苦山村的娘,不想看看背井离乡的儿女,那个不羡慕那些过年过节回来和和美美聚在一起吃团圆饭呢。

只不过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土地里,那些老实巴交面朝黄土把自己孩子养大,送他们去外面的世界,可有太多太多人,出去了却逐渐忘记了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父母。

像王婆婆这样的,我见到过太多太多,我们村就有很多大学生,摒弃了祖辈,自认为高人一等,拿着父母用锄头挖出来的钱,用后背背出来的资本放肆的挥霍着。

这层层叠叠,群山峻岭的大山,阻隔的不止是我们对外面的视线,还埋葬着那一颗颗变得冰凉的人心。

王婆很好客,说我们是外地人,让我们在这里多住两天,他一个人在这地方独自生活了好些年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的身上衣服全部都是破破烂烂的,老旧箱子里面的衣服也全部都是破旧不堪,很多都有破洞

王婆婆笑着说,她年纪大了,眼睛看不太清楚,是老花眼,线穿不进针眼,衣服破了也缝不了

她笑眯眯的轻描淡写,却让我红了眼睛!

帮着王婆穿针引线,坐在大门口的矮凳子上缝缝补补,王婆慈祥的脸上,笑的合不拢嘴。

在我离开的那天,王婆婆拄着拐杖,把我送到了房舍外的山坡地,她就站在半山腰的老屋前,慈祥的像是老母亲,伸着苍老的手,笑盈盈对着我轻轻地挥舞着

那张迎着霞光的脸颊上,除了布满岁月的风沙,还有着说不尽的苍凉。

走在荒芜的野地,我有点迷茫,其实往四周看,不是高山田野,就是泱泱大河,河水经过一夜,已经平复了下来,没有了暗红。

其实我如今最后一件担心的事情,就是萌萌这个小家伙,虽然小家伙很可爱,可是这样跟着我对于她来说也不公平,她终究要入轮回,有一个新的开始,即使不舍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也曾问过北冥夜,大致猜测到小家伙曾提到过的姐姐,或许已经死了,即使在这个地方,现在我也找不到了。

我想让小家伙可以重生,有着她自己的故事和路。

这次顺着河滩走,幸运的是碰到了一艘老旧的穿,是一个捞鱼的渔民,看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就我一个女孩家家的走路,或许也是好心人,我说能不能捎一段路,老人家同意了

虽然坐在船上摇摇晃晃的头昏,但总比我这样走路要好。

老头身材干瘦,但显得很有精气神,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她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尽管眼角布满了密密的鱼尾纹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精瘦的老头子,其实很早的时候,也是一个河漂子,这老头长年在这条河上飘荡,对于这条河,他在熟悉不过了,也是一个话唠,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了,也不管我有没有在听。

“河漂子!”说到这三个字,老头干笑了声,有点自嘲也好像有点无奈,对我说,“女娃子,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钱最难赚不?”

老头糙着一口浓重的土话口音,感觉和王婆婆说话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桑峡县这边的,但对于老头的话,我有点迷茫,心里想这个世界上,对于穷人来说,什么钱都难赚吧。

但老头不这么想,看到我摇头就觉得我答不上来,黝黑干瘦的脸就露出了憨厚老实的笑,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死人的钱最难赚。”

这话说的,我手撑着船舷吓得一个哆嗦,差点以狗吃屎的下场给栽倒河里去了。

我不是害怕,而是遂不及防,没有准备,这个老头阴森森对我说死人的钱最难赚,弄得我很尴尬,都不好意思接他话茬。

不过这个老头跟我估计有眼缘,他说一个故事,顺便捎我去桑峡县的渡口,到时候我就可以坐车回家了,我听到他这样说,心里就舒坦多了。

“为什么说死人的钱最难赚啊?”我问的句,心里也有点好奇这个老头子说的死人钱,是怎么赚的。

“死人钱,晦气,你想想,你拿人家的钱,要是帮人家把事情做好了,那自然就没问题。可你要是做不好。那人家还不天天晚上来找你。”老头子站在船头一边用船桨划着木船,对我说,“河漂子就是赚死人钱,这种人贪恋太大,下场不好的。”

我听的迷迷糊糊,老船在河面上飘飘荡荡,老头子好像思绪也随着跌宕起伏的河面而变得飘忽不定,他对我说,自己姓汪,叫汪祖义。

很早前,汪祖义家在桑峡县一个叫马坪乡的村子里。汪祖义的母亲死于生他时难产,父亲养他到15岁,便因病去世了。

等到他二十多岁岁时,村里的好心婶子给他介绍了对象。结婚一年,生了一个女儿,媳妇嫌汪祖义总是像个活死人一样没意思,后来,便跟外地来的生意人跑了,把女儿也带走了。

汪祖义隔了五年再娶,第二个老婆是村里死了老公的刘寡妇。结果不到一年,刘寡妇也得癌死了。

传言里,就有了汪祖义命里冲煞,克死父母又克妻的说法。

这个事在村里冒腾的很凶,当初汪祖义一气之下,卖了房子,拿着这些年攒下的几万块钱,自己弄了一个老船,就下巫河的小峡的回水湾附近去做捞尸人了。

汪祖义也不想再回村子,他用剩下的钱在峡谷附近盖了个三开间的小石屋,作为自己的住处和开展这门生意的基地。

像汪祖义这样的河漂子,没有如大头佛那种专门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只要你胆子够大就行。

有一天汪祖义出工,是凌晨天刚亮的时候,汪祖义划着老船顺着大山中的巫河流域向前。下游几公里处,有许多生活垃圾漂在水面上,在那些沼泽地的水草里,总会藏着他要找的那些人。

第一次捞到尸体时,是个男人,看样子死了没几天,男人衣兜里有钱包,里面有证件。所以汪祖义没有任何犹豫地将他捞了上来,拉回自己基地附近。他将其一只腿绑在崖边的树上,然后联系到了男人的家人。

男人的家人看上去是有钱人,具体男人为什么死在河里,汪祖义不想知道。他只收打捞费就行了,他的收费不低,但男人的家人激动感激之余,又多给了他两千块红包。

很快,汪祖义在当地成了有名的“水鬼”。汪祖义钱越赚越多,便开始有些挑剔。

他不再是见尸就捞,而是挑那些好辨认的,或是看其身上衣着是否值钱,付得起打捞费的才捞。

这天,汪祖义又在河里勾起一具尸体,但尸体已经严重腐烂,左手腕上有个手链,上面串着的珠子还鲜红鲜红的。

但除了这个,再没有别的什么能证明身份,汪祖义一犹豫,便将尸体放进水里,任由其往东流走了。

这一天,徒劳无功的汪祖义顺便捡了些矿泉水瓶和可回收的垃圾,装了满满一船回去了。

夜里,汪祖义刚睡下,就听到自己捡来的那只叫旺财的狗在屋外死命地叫。他抬起身听,狗又不叫了。外面除了流水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响。

汪祖义翻了个身,重新睡下。

这时,他又听到旺财开始叫。但是叫了两声声音就变低了,像小孩在呻吟一样,汪祖义叫了几声旺财,没有动静。

他拉亮灯,轻轻掀开窗帘,木框中的玻璃外,有一张脸贴在上面,汪祖义后退半步,但很快又走到窗边细看,他不相信所谓鬼这个东西,不然他也不敢选择这个行当。可是这半夜三更,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呢?

汪祖义睁大眼,窗外那张脸是个女人,苍白的脸,还有些发丝沾在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水,只呆呆地望着他。汪祖义问:“谁?干什么?”

女人动了动眼珠说:“我要登记失踪的亲人,你开开门吧!”

女人声音不大,但隔着窗汪祖义也听得很清楚。他说:“你明天来吧,这么晚,我都睡下了,不方便”他话音未落,女人就身子一歪倒了下去。汪祖义见状,只好开了门冲出去。

女人像一摊泥一样窝在窗下,汪祖义侧隐之心动了起来,轻轻将女人扶起,也顾不上想她从哪里来?顾不上是否安全,就将她抱着向屋里走。

女人轻飘飘的,汪祖义觉得手碰到的身体只有骨头,那脸也是苍白消瘦的不成样子。是失去亲人后正在受煎熬。虽然瘦,但模子是很漂亮的。长发,柳叶眉,看样子也不过27岁左右的样子。

汪祖义正愣了神盯着怀里的女人,女人的一只手软软垂了下去。在那只黑色的袖子里,他隐隐看到一串红色的珠子手链。

汪祖义到底是怕了,手一松,女人便从他怀里掉到了地上。女人像是被摔醒了,睁开眼仰望着他问:“对不起,我太累了。我在镇上看到你的广告,连夜租船来这里,我妹妹失踪了。对了,她手腕上有一串红色的珠子,跟我这个一样,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女人一边说,一边费力地举起手。

汪祖义舒了一口气,蹲下去重新把女人扶起来走进了屋。心里开始后悔白天将那个腕上有红色珠子的女人重新扔进了水里,不然,又是一笔到手的生意。

女人像是知道汪祖义在想什么,突然说:“你是不是见到过我妹妹?”

汪祖义急忙否认:“怎么会,我都不认识她。”

女人说:“但这珠子很不一般,水泡上几个月也不会变色,不会断裂。所以根据这个,你一定有办法帮我打到她。我妹妹因为老公出轨自杀,有人看见她在河边出现过。我沿河找了好久,但那样根本没有办法。除了我,再也没有人找她了,所以,你一定要帮帮我”

女人一边说,一边开始哭,那哭声从她侧边垂下的头发缝里传出来,传进汪祖义耳朵里,就像他平日夜里听到屋外传来的一阵阵风声。

汪祖义打了个冷战,急忙应了女人的请求,然后安排她睡在沙发上。自己关上门,进了房间重新睡觉。

过了一会儿,汪祖义觉得屋顶在漏水,一点点冰凉在脸上化开。他慢慢睁开眼,看到屋顶正淌着泛黄的水,像山洪瞬间爆发一样向他扑过来。他惊叫一声翻过身想爬起来,那水却不见了。倒是自己身边的上,女人正侧躺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自己明明锁门了,她怎么进来的?汪祖义有些慌,他想起身,却不能动弹。只好近距离看着女人的脸扭曲变化,看着她的脸由白变青,再变腐烂。女人幽幽地说:“你为什么抛弃我?你为什么也扔下我不管?为什么?为什么?”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www.xundu.org)阴美人迅读网更新速度最快。

阴美人最新章节 - 阴美人全文阅读 - 阴美人txt下载 - 羽落辰汐的全部小说 - 阴美人 迅读网

猜你喜欢: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刑事技术档案限时狩猎戏精她绝不轻易狗带特别调查组[刑侦]超感应假说寻尸人冥公子捉鬼系统:鬼王强势撩青诡纪事特殊案件调查组VI攻玉灰色天师被迫成名的小说家蛊毒恶魔游戏凶案追击地球赎回中我有独特的救人技巧光暗之匣十万个为什么[无限]镜像拼图龙骨焚箱凶案背后总管原名格蕾丝
完本推荐: 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余污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无限神装在都市全文阅读偏执宠爱全文阅读网游之全民领主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病名为你全文阅读临渊行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海贼之苟到大将全文阅读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全文阅读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全文阅读穿越逍遥嫡女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仙子请自重全文阅读左道倾天全文阅读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你好,1983退下,让朕来我修仙全靠被动农门长嫂富甲天下第一女军侯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战场合同工穿梭多元宇宙的死灵帝国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囚龙霸天诀从创建密教开始皎娘这个剑修有点稳雄兔眼迷离空间之超级农业大亨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末世重生:空间宝妈养崽崽秦时罗网人娇软大佬她又崩人设了次元法典都市:神级再造系统我打得真的是篮球我师父是个bug牧龙师斗破从俘获女神开始亮剑:我震惊了李云龙从扶持千仞雪开始掠夺诸天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重生农门小福妻超神宠兽店

阴美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阴美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阴美人txt下载手机版 - 羽落辰汐的全部小说 - 阴美人 迅读网移动版 - 迅读网手机站